长江日报专访王义栀:“陷阱论”本身就是陷阱

设计理论 采集侠 浏览

小编:长江日报专访王义栀:“陷阱论”本身就是陷阱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切有

  原标题:“陷阱论”本身就是陷阱 访谈嘉宾:王义桅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长江日报专访王义栀:“陷阱论”本身就是陷阱

  王义桅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文艺创作和学术研究,都应该反映现实、观照现实,都应该立足中国现实,植根中国大地。

  中国理论要有中国性,把中国实践解释清楚就是最好的理论研究。这意味着,当我们面对各种国外理论,既要保持交流互鉴的开放,也要保持头脑清醒,不能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不能生搬硬套、依样画葫芦。

  近年来名目繁多的各种“陷阱论”即是一例。“马尔萨斯陷阱”“民主陷阱”“文明的冲突陷阱”“新冷战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等等在西方理论界层出不穷,也往往成为描述中国发展的流行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常年从事国际事务研究,他认为这些“陷阱论”的潜在逻辑是,中国不走西方的道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这些“陷阱论”的理论背景是什么,该如何认识它们?我们就这些问题采访了王义桅教授。

  如果做学术搬运工

  会不自觉掉进各种理论陷阱

  “陷阱论”在西方理论中层出不穷,能否举例说明都有哪些“陷阱论”,都有什么含义?

  王义桅:在形形色色的陷阱论中,“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金德尔伯格陷阱”是近些年讨论最多、最为人所熟知的。“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不少中等收入经济体长期停留在这一阶段,既无法在工资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和现代服务业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加上原有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矛盾显露,发展优势渐渐消失,迟迟不能进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

  “修昔底德陷阱”和古希腊的一场战争有关,2400多年前,古希腊曾爆发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认为,雅典的日益强大引起了斯巴达的恐惧,斯巴达必须回应这种威胁,因此引发了这场战争。这种守成大国与崛起大国之间必有一战的逻辑,就是“修昔底德陷阱”。

  “金德尔伯格陷阱”则是2017年由美国政治学家约瑟夫·奈提出的,是指在全球权力转移过程中,如果新兴大国不能承担领导责任,就会导致国际公共产品短缺,进而造成全球经济混乱和安全失序。国际公共产品是指那些具有很强国际性、外部性的资源、服务、政策体制等,例如自由开放的贸易体系、稳定高效的金融市场、防止冲突与战争的安全机制等。

  这些“陷阱论”在各国发展进程中都印证了吗?

  王义桅:常用来证明“中等收入陷阱”的是一些拉美国家,如阿根廷、巴西、墨西哥、智利等,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随后就长期停滞不前,一直到了本世纪,人均收入基本还在中等水平徘徊。而且贫富差别扩大,腐败现象严重,金融体系脆弱,失业率居高不下。

  促使“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概念产生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自然是最著名的例子,除此之外,18世纪,英国最终战胜荷兰,取得全球海洋霸权;19至20世纪,德国崛起,与英国和法国的矛盾越来越大,最终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都被看作“修昔底德陷阱”的例证。

  至于“金德尔伯格陷阱”,最典型也是最近的例子,就是上个世纪,美国和英国完成全球权力“交接”后,美国未能扮演好英国的角色所造成的后果。

   外来的“陷阱论”

  容易得到过度放大的负面现实支持

  为什么各种“陷阱论”好似很受欢迎,动辄成为学术时尚概念?

  中国发展太快,西方没有准备好,我们一度也没心理准备

  王义桅:一方面,西方知识不够,无法很好地解释中国发生的各种现象,而我们暂时又“说不清”自己。另一方面,“陷阱论”中也包含着一些真问题。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兴起,西方国家传统优势地位的逐渐式微,以及西方内部经济、社会和政治混乱局面的加剧,在20世纪下半叶曾较长时间都自信满满的西方人,如今在面对现实和未来时,已经充满不确定感和迷茫心绪。

  以各种“陷阱论”的方式表达出对现实世界的种种焦虑,这是很正常的。但“陷阱论”在中国引发“焦虑”,还与中国的国家特性与发展阶段有关。与一般国家不同,中国是少有的领土规模广大、人口数量众多、族群和文化构成繁多、地域差异显著的超大规模国家。这种类型的国家,在平常情况下都会表现出远超一般国家的复杂性。在经济和社会快速发展时期,内部变动激烈,由此带来的问题和挑战更会远远多于中小规模国家。当各种“负面新闻”通过各种网络平台迅捷地到处传播时,外来的“陷阱论”,总是容易得到被放大的负面现实情境的印证和支持。

当前网址:http://www.cvdconsulting.com/experience/theory/2019/0423/598.html

 
你可能喜欢的: